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 贵州省归国华侨联合会 >> 正文
贵阳市乌当区侨界群众热议国产抗癌药品价格需降税降价
  发布时间:2019年4月9日  来源:  作者:贵阳市侨联  阅读人次:106
    4月7日,被关押4年7个月之后,“重见天日”的何永高谈及自己违法售卖印度仿制抗癌药一事,仍觉得“很有成就感”。新闻经不断发酵,引区内侨界干部群众热议,并迅速成为热门,被大量转发、评论。
    资料显示,2018年4月和6月,李克强两次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,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、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、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。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。总理在批示中指出,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‘救命药’买不起、拖不起、买不到等诉求,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。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,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。要尽最大力量,救治患者并减轻患者家庭负担。李克强明确要求这项工作要进一步“提速”:“对癌症病人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!”
    乌当区侨界群众建议:
    归根到底问题还是出在药品费用贵上。“抗癌药是救命药。”正版易瑞沙服用一个月大约五六万元,印度仿制的药则只需两三千元,“药效却几乎一样”。 “停了药就断了病人的生路。“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,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,让群众有切实获得感。”
    这起“假药”案的被告人,除了何永高等药商,还有从买药发展成药贩的多名患者家属。涉案的印度仿制抗癌药,是患者眼里的续命药,却也是何永高等人一审获刑的罪证。
    这种被称为靶向药的抗癌药对许多病人来说是续命药,“没有它最多半年人就没了,但正版药价格太贵,我们实在吃不起,要是没有仿制药就只能等死。”
    药品管理制度的首要价值应当是生命健康,其次才是药品管理秩序,既定的制度应为挽救生命留下一条‘绿色通道’。
    涉案药品“按假药论处,不是假药,和假药是两个概念”。“假药”还是“神药”?仿制药被贩卖的背后,是患者生命健康权与当前药品管理秩序的冲突,是一场情与法的碰撞。
    涉案的仿制药是否属于真正意义上的“假药”,在民间乃至整个癌症患者群体中有另一套“认定标准”,这里面有一种特殊而微妙的供求关系,而这种关系导致了供货者获罪,甚至有人家破人亡。
    国家应该有一些动作,不要逼我们去国外卖药,冒风险求生存。我们的药价为什么和印度都相差成千的倍数,从23500到200是多少生的希望你懂吗?为什么这种贵的药在医保范围,但是按比例报销后还是印度的N倍?
    现在谁家里一旦有个癌症病人,全家都会倾其所有,甚至整个家族都需施以援手。癌症已经成为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‘头号杀手’。这个事件体现的是社会责任,对现实有真切的反映,对社会有积极的推动。
    希望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、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,采取政府集中采购、将进口创新药特别是急需的抗癌药及时纳入医保报销目录等方式,并研究利用跨境电商渠道,多措并举消除流通环节各种不合理加价,对创新化学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,强化质量监管。希望“看病难,看病贵”的生存之痛。在国家制度越来越完善后会成为历史!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:贵州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黔ICP备13002983号 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北京路141号省政协大楼
电话/传真:0851-6822627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070号